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第86章 心事重重

小说: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作者:微微多 更新时间:2020-01-07 14:52:35 本章字数:2910字 状态:连载
 

时值深秋,万物凋敝之季,修瑞院学屋窗前的几株老树也早已被萧肃的秋风摧得花残叶落,午后微暖的日光透过冷树枝丫照进了窗子里。格!格*党&小说

学屋里,算学先生曹博士正在讲案前细细地给学生们讲着解题之法,早已将那些方程背的烂熟于心的叶勉颇觉无聊地坐在那儿,单手支着下巴看着外头天上的云卷云舒发呆。

微微张嘴打了个哈欠,正想着要举牌,假借出恭出去晃悠一圈解解午后困意,就见一锦衣少年猫着腰做贼一般沿着学屋的墙根跑了近来。

陆离峥猫躲在叶勉临坐的窗子下,仰着脸冲他“嘶嘶”了两声。

叶勉收到暗号赶紧和助教举了出恭牌。

“何事?”两人进了净房后,叶勉问他。

陆离峥拽着他哭丧着脸问道,“勉哥,你可知我庄珝哥又出事了?”

叶勉蹙了蹙眉尖儿在心里轻叹了一声,自打庄瑜“摔断了腿”,这庄珝也接连着好几日都没来上学,他就知道这人准要因着此事挨罚。

“怎地了,你慢慢说。”

陆离峥看了叶勉一眼,问他,“庄瑜哥的腿不是‘摔’断的,你可知晓?”

叶勉点了点头,“猜到了,长公主可是又打罚他了?”

陆离峥摇头,“若只是打罚便也罢了,这回却是惊动了宫里,太后娘娘震怒,将长公主召进宫里痛斥,又将庄珝哥拘在公主大婚前住的华曦殿里,命他整日思过,不准他踏出宫殿半步。”

叶勉听了一愣,“这怎么还能惊动宫里?往常他们兄弟俩闹得更厉害的都有,也没见宫里有动静。”

“往常那都是在我们金陵闹腾,好事坏事都走不远,如今这在京里,哪那么容易瞒得住,况且......”陆离峥说到这里轻叹一声,小声道:“这回庄珝哥确是急了些。”

“他怎么了?”

“庄珝哥......”陆离峥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:“庄珝哥那晚去寻庄瑜哥的晦气,庄瑜故技重施躲去驸马那里,庄珝哥却是带着人直直冲进驸马的书房,当着驸马的面,命人打断了庄瑜哥的腿,驸马被气得当场就咳出了一口血来。”

叶勉呼吸一滞,难以置信地张了张嘴,好半天才道:“驸马既在场,怎地不叫人拦着?”

陆离峥小声道:“之前公主府大都是只听长公主一人之命的,后来庄珝哥长大了,便是公主与他二人,庄珝哥来了京城快一年,公主将京里的人尽都给了他,现下在这京里,便是公主发命,那消息也得去我庄珝哥那里转一圈儿,郡王点头了才是令下,更何况是驸马,他在郡王面前发号施令去拦着他的人,那就是个笑话.......”陆离峥嘟囔着。

叶勉听得简直目瞪口呆,这时候的人最讲究的父慈子孝,兄友弟恭,在他们府上怕才是个笑话,怪不得太后娘娘如此震怒,要将公主召进宫去训斥......

“那庄珝在宫里如何,可有再闹?”

陆离峥摇了摇头,“怕是要闹的,只是我还没得到消息,我磨了舅舅两日,他才应了我今日去宫里我打探。”

叶勉从净房回去学屋后便有些心神不宁,如今那兄弟俩一个被关在宫里思过,另一个断了腿在家修养,他在学里难得的清净了几天,却十分像那暴风雨前的宁静,让人心下不安。

果然,又过了两日,他早上一进学屋就看见庄瑜正坐在他的座位后面笑吟吟地看着他,叶勉瞪大眼睛看了看他书案边的扶杖和他腿上捆的护板,一脸惊诧。

“怎么,吓到你了?”庄瑜呵呵笑道,“这有什么,别说只是打断了腿,便是被他挑了脚筋,只要没把血流尽,我歇上两天也会来。”

叶勉摇了摇头,没有同这个疯子讲话。

庄瑜却似不介意,叶勉不同他说话,他也不主动去招惹他,只每日认真读书,且一改在修南院那副阴恻恻的模样,脸上总是带着些许笑意,修瑞院学子因集体被行思阁敲打过,如今除了魏昂渊几人,与他面上都也过得去,如此这庄瑜倒似在这修瑞院过得十分快活。

叶勉却深深地体会到了一丝庄珝的无力感,这庄瑜简直就像一条蛇一样,又阴又有毒,盯上你便会缠上来,只要你不把它弄死,他就会一点一点将你绕紧,让你无法呼吸。

叶勉每日坐在学屋里都能感受到后背火辣辣的灼视感,几次想发作,却都攥紧拳头忍了下来,这庄瑜就是个人来疯,狠戾如庄珝,因着血缘不能将他赶尽杀绝,他便拿捏着他这一点无休止地发疯。

他若冲动了,一准要掉进他设计好的阴毒圈套里。

叶勉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叶侍郎自然要问,叶勉半伏在他爹的黄花梨木书案上,拿着细细的一根银挑子挑着灯花玩儿,烛光映在他脸上忽明忽暗,想了半晌才不情愿说道:“那庄瑜如今在我们院子读书,我不喜欢。”

叶侍郎皱眉急问道:“他又招惹你了?”

叶勉摇头,“没有,我躲着他。”

叶侍郎松了口气,不满意道:“你躲他作甚?”

叶勉撇了撇嘴,“我们俩有过节,他......定是不怀好意的。”

“你管他怀的什么意?”叶侍郎重重地哼了一声,“你只管你自己行得正坐得端,他好,你便好,他不好,你便去告诉师长与我便是,平日里机灵的很,怎地这回倒偏偏做出一副忍气吞声的模样?”

叶勉摇了摇头,蹙眉辩解道,“并非我要龟缩,只是他那人......”

“无关他是何样的人,”叶侍郎摆了摆手打断他道,“我只讲给你道理,你平日里遇事,要么横冲直撞,要么逃也似避着只作不见,说好了听是不会功于心计,说难听了那就是缺心眼儿,都是我们平日里将你护的太过周严,”叶侍郎叹了口气,“你在学里才能遇见几个人,若是日后出了国子学入庙堂为官,还是这般路数,早晚让外头那些人将你啃得骨头都不剩!”

叶勉垂着脑袋在书房里被叶侍郎教训了半个来时辰,虽最后被骂急了,与他爹小闹了一场,醒来一觉却一扫之前的郁郁不乐。

让一卑小之人搅和得方寸大乱,在自己的地盘上读书都没了心思,确实是蠢极,不怪他爹要狠骂他。

第二日上了学,庄瑜不可忽视的视线再次锁定他时,叶勉回过头去直直地看了回去。

庄瑜愣了片刻后,突然笑道,“可惜了,本还以为能如此与你顽上几日,”想了想又道:“如何,整日里白天夜里都在想我,感觉可好?”

叶勉却没再理他。

午后用了膳回来,正好看见几个侍童正扶着他落座,庄瑜似是几次脚落地踩到了痛处,疼得满额的细汗。

叶勉倚坐在书案上,看着他轻嗤道:“你这是何必呢?”

庄瑜擦了擦额上的冷汗,看着他轻笑道:“我得看着你才能安心,而他,才能日日灼心,这样一想,我便是痛,也是十分愉悦的,若是能死,那便更好了。”

叶勉不可理解地皱起了眉头。

庄瑜见他如此,笑了笑认真地同他解惑道:“我若是死了,那他后半生无论逃去哪里,都要带着弑兄的罪名,我只闭着眼,便能缠厄他一辈子,不比现如今要轻松?”

“不过......”庄瑜话锋一转,歪着头道:“现下我倒不想逼着他杀我了,我的命虽不如他的金贵,却也想留着,之前是拿他无他法才想此下策,现如今既有了你,”庄瑜笑得十分开心,“他可太好拿捏了,搞不好,他会被我们俩先气死。”

庄珝以后会不会被他气死叶勉不知道,不过这人现下气大了倒是真的。

叶勉在净房里拿着陆离峥递给他的信,重重地叹了口气,信上只八个大字,“不准理他等我回去”,笔锋力透纸背,叶勉隔着这层纸都能看到那人写这几个字时怨气冲天的模样。

叶勉皱眉问陆离峥,“他真的几日没进食了?”

陆离峥点头,“闹得可凶了,可太后娘娘说要替长公主管教他,庄珝哥怎么闹,她老人家都不肯松口许他出宫,还说以后就留他在宫里读太学,避开庄瑜,不准他再来国子学读书了。”

叶勉一愣,随即有些生气道:“怎地他们一大家子犯的错,都在他一个人身上来找补?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在古代上学的日子,在古代上学的日子最新章节,在古代上学的日子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